红哞-提米

超蝙超甜!贱虫超可爱!虫铁超温馨!锤基超日常!绿红超反差!我爱他们啊啊啊啊啊

不 会 画 画 就 别 画

[许墨X女主]你不是许墨

  *两边视角切换
  *含有微量剧透
  *垃圾文笔
  *一切OK?
  *走吧
————————————
  “你不是许墨。”
  “许墨从不伤害我”
————————————
  眼前的男人阴厌而又冷漠,和那个温柔体贴而又有分寸的许墨判若两人。
  真傻。
  许墨的温柔里是不是包含着淡漠和残忍呢?眼眸深处是不是以高傲的猎手一样打量着毫无戒备的猎物呢?
  这一切无从知道。
  她有点恨自己,为什么要这轻易相信别人?
  她开始怀疑,许墨的感情流露是不是都是假的?
  开心也好,温柔也罢,都是为了麻痹猎物的圈套吗?
————————————
  「不是的」
  一个声音说道
  「拯救发现奇迹也好,温柔安慰也罢」
  「都是真的」
  「只不过是出发点不同罢了」
————————————
  “Ares,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女孩倔强的说道,尽管她泪光在脸上闪闪发光,脸色苍白。但她的脸上是满脸的冷漠和坚定。
  “你不是许墨”
  “许墨不会伤害我的”
  她让自己相信,许墨一直都在
  这个人,不过是和许墨一张脸的Ares罢了
  那个温柔,体贴,全能,会在不舒服时照顾我,伤心时安慰我的许墨一直在。
  不过是被藏起来了。
————————————
  “我从不做无用功”
  那句话像一把无形的匕首,刁钻,尖锐,但精准的,刺入女孩的致命部位。
  女孩眼里的最后一点光芒熄灭了,眼里原本只有对许墨才有的眼神被替换成了冷漠和仇视。
  他喉咙忽然被什么东西顶住了似的,呼吸变得开始困难,心脏开始一突一突的疼。
————————————
  女孩把他送的钢笔抵住脖颈,眼神顽强
  如猎物拼死挣扎,如赌徒拿最后的性命去赌。
  眼神都是希翼而决绝。
  他知道,她不敢。
  如同上次天台一般,骨子里的恐惧难以剔除。
  女孩死盯着他的眼睛,钢笔尖出现一滴亮红的血,从女孩光滑的脖颈滑落,砸到洁白的衣服上,宛如一朵小梅花。
  这是他第一次看的这么漂亮的血。
————————————
  心跳陡然增快了许多,胸口被堵的密不透风
  疼痛的让他想把皮肤划开,之后取出心脏。
————————————
  她走了,走的跌跌撞撞而又倔强。
  他回头了,可是她没有
————————————
  既然知道会有危险,会受伤,会绝望。
  还是走了这条路。
  既然明白有安宁,有无忧,有美满
  还是放弃了。
  我的傻姑娘。
  我都为你心疼。
  那么,
  只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
  明知是一个人,
  是计谋,
  是冷漠,
  还是选择相信他,
  相信他不是他,
  还是不愿绝情。
  我真傻。
————————————
  「春天过了」
  「就不会有人放风筝了」
————————————
END.

 
 

「15粉点梗」被世界憎恨

*OCC,OCC,极度OCC
*你问这是什么?是各位大佬的反面教材啊!
*梗内容:
GE线福杀死了sans然后不停的重置却再也找不到sans的踪迹—— @陈楚
*私设:后期LV过多导致的病娇福

  IT'IS TIME TO GO BACK
  是时候回去了
  ——————————————
  你长叹一口气,身体渐渐轻盈起来,曾经的世界从划开的边缘一点点消失殆尽。
  「身体是轻盈了,心却越来越沉重了呢」
  你苦笑着听着Chara的嘲讽。
  心空落落的,有着轻飘飘的,挥之不去的压抑感。
  宛如……那颗已经失去的灵魂在审判时感受到的罪恶。
  「你的行为」
  「令人作呕」
  「手刃你的爱人,亲人」
  「下地狱去吧」
  消失之前只听到Chara嘲笑的话语回荡耳边
——————————————
  你掉了下来。
  Toriel温柔的把你直接带到Ruins的紫色小屋。
  你有点茫然。
  Toriel并没有把你留在哪儿,而是把你直接带到房间里?
  *你拉拉Toriel的衣角,告诉她如果你有事不必把我带过来,她完全可以把你留在某个地方。
  她却微笑的摇摇头。
  “前面的谜题太过于危险,而且……”
  “我 认 为 把 你 留 在 那 对 于 谁 来 说 都 很 危 险”
———————————————
  你忽然睁开了通透的红色眸子,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她都知道了?
  ——————————————
  Toriel看的你的反应如此之大,很抱歉的摸摸你的头,说:“我刚刚说了,怪物对于人类会抱有敌意。”
  “而你一时激动说不定会因为反应过激伤害到怪物们。”
  “对不起,似乎破坏了一个你表现自己的机会。”
  现在你才反应过来,略略抱歉的说,
  “对不起,妈妈。”
——————————————
  很奇怪
  这个世界很异常
  你在日记里并没有看的双关
  说不定只是因为这个世界线“不小心”的错误导致了他们的契机并不是双关?
  或者SANS和Toriel没有相遇?
  你安慰着自己。
——————————————
  不对不对
  在和羊妈的战斗里羊妈变得更优柔寡断
  30个会回过去羊妈仍旧没有放你走。
  她挣扎着,仿佛在选择一个大事。
  最终,48个会回后,她微微叹了口气,噙着泪抱着我,喃喃道
  “外面没有一个人会保护你。”
  “我的孩子,你到底要怎么活下去啊。”
  你微微一抽
——————————————
  那 只 有 一 个 可 能 了
  Sans和Toriel并没有相遇
——————————————
  雪镇的寒冷气息铺面而来。
  你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想到和Sans一起和宅龙看番剧,一起睡觉,每天来一个早安吻.....
  「之后再毁灭这个世界?」
  你因为Chara的话语不由得全身发抖,新鲜的罪恶感爬上你的脊背。
——————————————
  「哎呀呀,习惯了温暖的HOME而冷得发抖呢~」
  [闭嘴,Chara]
  你哆哆嗦嗦的像前走着,忽然,踩树枝的巨大回响在整个空旷的树林直接,成了久久的回声荡漾在林间。
  [C......har.....a]我瑟瑟发抖的说着话。
  「嗯?怎么了?」回复我的是不耐烦的言语。
  [Sans......会不会.......杀了我.......啊?]
  你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当时Sans的话语感觉并不是在开玩笑.......
  虽然说害怕的情绪后面在一天一次的嘬以及Sans温柔的承诺——虽然他并不喜欢承诺,中慢慢消失
   但是在上一条线,以及知道Sans没有和羊妈做承诺后,你并不敢保证Sans不会杀你。
————————————————
  还是到这里了。
  你并不敢动,生怕惹恼了Sans。
  但是......来者确却是小天使!
————————————————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你快疯了!
  你接下来拼命的刷下剧情
  ZXZXZXZXZXZXZXZXZXZ.........
  为什么……没有Sans?!
  雪镇的烤尔比上没有属于Sans的账单,外面的信箱只有一个,在约会时帕皮对Sans表示疑问。全然没有Sans的踪影!
  瀑布的人也没有记得Sans的!
  绝望的你想问博士是否知道,回答的结果也是无!
  为什么……?
  为什么!
 ————————————
  大家欢悦的讨论着去地上之后的事情。而你还是轻闭双眼,嘴巴咬的紧紧的。表面上,还是一脸决心。
————————————
  你已经试是过任何方法了,而Sans一直没有出现。
  22种死亡,19种LV
  就连删除了真实实验室的黑客结局,也变成了博士
  Sans的话,被妥善的,完美的,分给了所有人。
  听着派帕瑞斯打来电话,噼里啪啦的,泪就掉了下来。
  好累啊
————————————
  可恶!
  到底是什么原因!
  [嘶——]
  感受一股甜腥的东西在嘴唇上流出来,你装作什么是都没发生吸吮着伤口。
  [不对不对不对]
  [一定有方法解决的!]
  忽然,你灵光一现。
  「你啊」
  「和我想的一点也没错」
  你查看了背包,里面只有一把玩具刀,一双手套,一把生锈的刀。
  手上的,是一根木棍。
  [只用木棍就好了吧]
  你想着,走向了派帕瑞斯。
  ——————————————
  *你扯了扯披风
  “嗯?”
  他蹲下来,调皮的眨着眼。
  *你说明了来意
  “你想让我和你战斗?”
  *你点点头
  “我,伟大的派帕瑞斯,同意了!”
  ——————————————
  你表示有可能伤到他
  他却告诉你——“战斗中受点伤是常事,”
  还让你——“尽情放开打吧!”
——————————————
  你感到晕乎乎的
  眼前这一切……
  与过往某时候重叠,交错。
  你颤抖的点开了act
  *查看
  「派……派,帕瑞斯」
   你忽然怔住了
  「前皇家队长」
  「毫不起眼的骷髅」
  「浇花」
  「前皇家队员」
  [不……]
  [不!]
  “刹——”
  ——————————
  计划完全乱套了。
  派帕瑞斯不应该死的
  ——————————
  “对不起,人类,这不是你的错”
  “是你要求和我战斗的”
  “我疏忽了”
  “但,我,伟大的派帕瑞斯!不会对朋友做出防御的!”
  ——————————
  我被世界所憎恨
  那我便要憎恨全世界
  ——————————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成功啊哈哈哈哈哈
  Sans没有回来啊哈哈哈哈
  杀人Sans不会回来哈哈哈哈哈
  lv20也不不会审判哈哈哈
——————————
  你癫狂的笑着,坐在审判长廊里。
  手上的小树枝吐不出嫩芽
  你认真的看着它,忽然向自己划去
    [-94h]
  「哈哈哈哈哈!」
  「如今,连只有1ATK的木棍也可以把小怪打的半残或死亡。」
  你认真端详着伤口,它正汨汨的滴着暗红色的血。
  你没有刻意去治疗它,欣赏着它慢慢的结成血痂,狰狞着如同一条蜿蜒而上的蜈蚣。
  病态的艺术品
  不知道为什么,皮肤被划开的之后
  是快感
  ————————————
  你看向了背包
  [派,蛋派]
  [狗狗沙拉]
  [绝望]
  [绝望……]
  [已经破碎的梦想]
  [已经没有的决心]
  ————————————
  重复
  重复
  割开
  吃
  愈合
  割开
  吃
  愈合
  割开
  吃
  愈合
  永无止境
————————————
  fin.
————————————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

———————————  
  @陈楚 以下是作者自我发挥了,其实你的点梗在这里已经在这里结束了哦
  有借鉴DDLC
——————————











   「Frisk……」
  「你停下来吧」
  我听着,Chara的声音染上担心。
  毕竟还是被PE影响了啊
  我没有回话,认真的,小心的,刻了一个爱心
  血一滴滴,一滴滴砸下来
  砸到了一片乌黑一片的地板。
  审判长廊已经有一种挥之不散的血腥味
  无法抹去,不会抹去。
  我不会在重置了啊哈哈,Sans
  我不会读档了啊啊哈哈哈Sans
  ————————————
  「哎」
  「Frisk……」
  她没有回话,继续刻着爱心
  「我……」
  在几年前,她把我们的联系切断了
  她的决心,以全然消失。
  只是她不知罢了。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借助着她的灵魂实体化的死人。
  ————————————
  「数据......差不多了吧」
  「导入!」
  ————————————
  [S……ans……?]嘶哑着快失声的声音
  [Sans?!]颤抖而不确定
  [Sans!]
  ————————————
  我终于见到Sans了
  逆着光,高大而严肃。
  我跑了过去。
  [你爱我吗?]
  我颤抖着紧捏着他的夹克衫,说
  [爱]
  轻松而不可质疑的语气。
  ————————————
  已经不重要了
  一切都不重要了
  因为Sans就在我身边
  我拿起真刀,微笑着
  捅了自己12刀
  血沫和肉末横飞,血液共长天一色
  ————————————
  女孩倒下了,就再也没有起来
  她微笑着,微笑着。
  ————————————
  *Reset
  ————=)——————
 
  感谢大家收看!
  文学社的人可能对福有点熟悉
  对!她就是,全作最大病娇——YURI!

  看在码了这么多垃圾,也入了看官的眼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QWQ

  点文才码了2/3
  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了
  五天半QWQ
  妈耶
   @陈楚 对不起啊可能要一段时间了QWQ
  不如你给我一个截稿日我尽量在那天赶完对不起啊QWQ

sf 你好,再见

* 病娇福
*  提米敢保证题目和文章没有关系
*难得更了一次
————————————
  “你好。”
  略带讥讽,毫无感情。
  ————————————
  我不喜欢你。
  笑容虚情假意,不带温度。
  只有眼睛反应了你的心情。
—————————————
  我把自己交给你,你这样对我?
  很好,这个仇我记了
——————————————
  我总是搞砸事情,
  今天打碎了你兄弟送我的东西,明天划到了一个小怪。
  我很笨,在家里永远是最被嫌弃的那一个。
  唯唯诺诺的道歉,手无足措。
  你似乎有些怒气,但没有表现出了。
  我开始好奇,什么时候能看到你其他的表情。
————————————————
  该死——
  这个怎么让我的眼圈染上这个东西!
  你笑着,大有几分奸计得逞的意味。
  我忽然被你感染了,三无脸上的线条微微成了弯。
  你也会真笑的啊
————————————————
  结界被打破了,大家都很开心
  笑容洋溢在脸上,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是像是那种,被笼子囚禁了5年的鸟,在主人一次不注意,挣脱出笼,重新占有一片天空的自由感。
  无拘无束,生理和心理上的锁链尽数打破。
  你微笑着,那种微笑……
  我很喜欢。
————————————————
  你的负面,你的怒颜是怎么样的?
  我想知道
———————————————
  可惜,我好像错过一个表情
  你的哭泣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你弟
  他形容你只是“一袋垃圾”
  啊哈哈,对不起
  我不应该这样说你兄弟
  你不喜欢当然
  我现在有点疯
  怪物真可怜,死了就没了念想
  其实人类跟可怜不是吗
  断然空有躯体
  断不了念想啊
——————————————
  “再 见”
  果然,又刷到一个表情
  那种带着一丝希望,又有着决然的神色
  那种全是微微发抖的鬼畜
  啊哈哈
  我快对你一见钟情了呢
——————————————————
  生气,失望,愤怒……
  惊讶
  我微笑着,微笑着
  鬼畜感又上来了……
  啊哈哈
  你的血滴下来都好看。
  我在想
  你真是太诱惑人了
  啊哈哈
  对不起
  喜欢你让我精神失常










            要
   








                                                   你
————————完————————
 

 


*屠杀烂梗
  *SF
  *OCC?
  *很短
没人会相信这把玩具刀可以杀人,但它却轻易刺穿了羊形怪物。
  “噗——”
  洁白而纯洁的灵魂缓缓升起,如同它主人一般干净。
  些许灰尘落在地上,还有些许附着在了如血红色的蝴蝶结上,那把杀人的玩具刀还被我紧紧的抓在手上。
  你会怪我吗?你会怪我吗?
————————————————————
  拳头尽管放到了最小力,还是依然杀死了善于的骷髅。
“碰!”
  似灰尘的颗粒分分落下,很快就被冷冽的寒风吹走。头巾上蒙着些灰,拳套也变得灰扑扑的。
  你会不怪我的吧,是吗?
———————————————————

   一滩液体横在路上,似乎是那么的不干。他很快流下到了瀑布中,在清澈的水里显得格格不入。
  蒙尘的芭蕾舞裙变的更脏了,芭蕾舞鞋也变得更旧。
  你会怪我的,是吧?
—————————————————————
  灯光闪耀的刺眼,枪随手打去,坚定的没入那可金属心脏。
  灯光忽然及其耀眼,随着嘭的一身,光芒又逐渐消失。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被原谅的资本了。
—————————————————————
  项链似乎有一颗金属心脏,和我的心脏同步的跳着。
  真刀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了自己的灵魂,它帮我看出了最后一刀。
  现在我已经彻底不能被原谅了。
  因为你已经死了。
—————————————————————
  我们不能违背这世界的约束。
  我们只是前线玩偶罢了。
  我们终究,
  也逃不出重置的诅咒。
—————————————————————
  啊,抱歉过了这么久才发文,还这么短小……
  感觉是进入瓶颈了,怎么样也写不出文。
  加上开学,我可能是要死……
 
 

【糯米团】【转载】
  耶,渔―画画!画画使我快乐~
  (*/∇\*)佩服我自己~
  什么,头没有画好?
  (*/∇\*)别在意啦~看手~
  我都说看手了Ծ‸Ծ
看手!Ծ‸Ծ

15FO点梗

哎好久没有看粉丝已经15了_(:з」∠)_
不如来一个点更吧。
【只要有……_(:з」∠)_】

【绿色的芥末】

*PE后
*Frisk称为福
*短到不行
*辣鸡文笔

“操,渴死我了。”
fell!sans冲进家门。
福正在看一份全是中文的报纸。
“你又在看什么鬼东西。”
“中国报纸 。”
Fell!Sans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喂,你这狗窝里有芥末吗?”
福把视线从报纸上移开,之后指了指桌上的一瓶绿色的东西。
fell!Sans并没有怀疑的喝了一大口。
刚入口,Sans就发现不对。
它并不是甜的,反而是——
“我 操!这天 杀是什么鬼!这么辣!”
福再次把视线挪开,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
“洗手间,那”
福歪歪头,之后又把视线挪到了报纸。
Sans匆匆走了。
直到福确定Sans听不到了,福就开始全身发抖,直到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